天籁佛音(上篇)‧创作佛曲500首‧黄慧音不是歌手只是创作人身为佛教徒,不管有没有听过黄慧音的名字或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,想必也肯定听过她如爱尔兰歌手恩雅般的天籁美声。现年49岁的黄慧音是愿愿音乐工作室创办人,自1998年推出首张佛曲创作《梵文心经》后,耕耘不断。据统计,她推出的佛曲专辑不少于45张,创作的佛曲更不下500首。可以说,这种高产量的创作在我国并不多见。更难得的是,黄慧音的佛曲不但在中国、台湾和香港等亚洲国家广受欢迎,就算在西方国家,也有其拥趸。从1998年推出首张佛曲迄今,黄慧音即鲜少亮相人前,但她并没有刻意保持神秘,“我本来就没有调,何来低调?”她平静地说。“我的生活很忙碌,也很享受在录音室内的感觉。我好静,十足一个独行侠,也享受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规律。天还没暗就归心似箭,晚上不酬酢,下雨就想回家。最好的朋友都是因为佛教而交到的。”机缘巧合遇伯乐她打趣地说,她鲜少露面的其中原因,是担心人家会对她的幻想破灭,因为人家会以为她是天女。“我不是歌手,也没特别装扮。以前担心露面了,就会让人的印象改变,但是佛曲製作以弘法为主,心无罣碍,最重要的不是看到我,而是能让别人听到我的佛乐。”谈起灌录佛曲的因缘际会,本身是钢琴教师出身的黄慧音说,是在机缘巧合下,认识了当时尚未出家的空能法师,一位她人生中的伯乐,从而开启了她佛曲创作的生涯。“空能法师知道我懂得弹钢琴、编曲、创作、因此便要我为《梵文心经》谱上曲子。”黄慧音说,她原本想请歌星来唱,但因为没有开支的预算,就尝试自己唱,那时起,她才发现,原来自己的唱腔还不错的。“机会来了,我很想试一试。梵文的发音与马来文的差不多,有人教又有参考。而我也想为佛教做些奉献,发表作品。抱持着这样的心情,为我的佛曲创作埋下种子。“我一直希望大家把我当作一个创作人,而不是歌手,但现在情况却相反,很多人把我当歌手,却不知我唱的都是自己作曲自己编曲。”英语版《心经》最难唱黄慧音说,很多佛教徒开始背的是《心经》,而《心经》是众多经文中相对最短的一部,因此为《心经》谱上曲子也比较简单。而凭着《梵文心经》的出版,让黄慧音崭露头角,迅速蹿红。在推出《梵文心经》后,应不同地方的要求,黄慧音陆续唱了不同版本的《心经》,包括中文、日语、粤语和英语的版本。对她来说,最喜欢听的是日语版的《心经》,至于英语版的《心经》则是一种翻译,最为难唱,作曲甚考功夫。常以不同语言演唱佛曲黄慧音常常以不同的语言来演唱佛曲,至于效果感应有何不同,她认为,这必须由听众各自抉择,因人而异,她只不过是音乐弘法的一个桥樑,将心中的音符谱出来而已。“我不会顾虑这个结果,但肯定是好,我觉得佛曲很难会给人带来甚幺不好的影响。或者有些人因为太熟悉某个语言,听歌会被曲中的字句牵引着,对于一些不熟悉的语言,他们就可以完全放空,纯粹欣赏。”她说,自己的创作生涯并没有分水岭,在创作上也没有所谓的瓶颈,因为她根本没有想超越甚幺,只是儘可能把当下做到最好。录音时爱即兴发挥对于未来,黄慧音说,她即将出版《佛说阿弥陀经》专辑,之后就会将注意力转去整理之前发表过的佛曲,将它们整理成曲谱,希望能在佛曲教育工作方面做点事。原来,黄慧音在录音室录音时,往往会即兴发挥,无曲谱可寻。台湾歌手齐豫翻唱她的《心经》时,也因为没有谱的关係,只能靠编曲者一边听一边写出来。另外,黄慧音希望明年能开办佛曲赏析演唱会,呈献自己的作品。“或者是时候亲自出来分享自己的创作,我希望能带动更多人走向创作和演绎佛曲的天地。”她说,大马的佛曲创作相当蓬勃,有很多不同的佛教团体和很多人从事相关工作,只是缺乏持之以恆者。咬字发音要準确“当你专注在做某样事情时,呈现出来的精神和意境肯定会更贴切。就好比一名每天在寺庙唸经的和尚,唱诵出来的情操是不同的。”无论如何,她说,整体来看,我国佛曲创作的起步不错,就全世界而言,我国的佛曲创作也很有作为,因为我们有好的环境,语言能力很强。她坦承,自己初期唱的中文佛曲的咬字发音并不是那幺準确,因此她也不断在改善。她强调,唱佛曲,咬字发音一定要清楚。“我们必须加强语音训练,精进是非常重要的功课。在音乐、语文、待人接物等方面,更要不断往更好、更正面的方向学习,自然的,艺术就会有所昇华。”她说,如果到了后浪推前浪,或者自己再也无法从事佛曲创作工作时,她就会选择其他管道奉献给佛法。“当然,我希望这条路可以持续走下去,但若真的到了不允许时,我也可以放下,或去煮素食给众人吃,这也是很有意义的工作。专辑最多四首佛曲黄慧音的专辑一般只收录一两首佛曲,最多四首。她解释,她一开始创作佛曲时,并没有任何规划,志不在此,出发点只是为了一首佛曲,至于日后能不能成为一张专辑,也不在她考虑的範围。“况且那时候我只有一首《梵文心经》,我也找不到10首佛曲那幺多。如果要等,也不知道要等多久。”她认为,佛曲最大的功用就是让心境平静下来,给予人某种光明的指引,让人自身产生正能量。“佛曲创作提昇我的生活,使我的生活更平静和正面。换言之,慢慢学会了把世间的执着、悲伤、烦躁和贪嗔痴适度地减轻,更学会面对处理。”“在这个时代,众生的耳根是最利的,很多讯息都是靠听进去。音乐是一种最佳发音管道,这样众生不一定要到佛堂去,也可以听闻佛法。”向僧人守诺唱诵《金刚经》专辑在佛曲创作领域中,目前只有黄慧音完整演绎逾五千多字的中文《金刚经》唱诵专辑。黄慧音说,这是在未接触《金刚经》时,随口答应一位僧人的结果。但因要坚守诺言,硬着头皮用了整一年的时间把它给完成。求好心切的她,为了完成这殊胜的工作,她花了3个月时间熟读《金刚经》,翻查读音;用了约两个月的时间谱曲,把经文分成八个乐章。至于编曲,也耗上一两个月。“这部经很长,录音工程至少要花上几百个小时,没办法租录音室,製作费就会很庞大。”“这促成了自己的录音室的诞生。我在办公室隔出了一间小房间,没有正式的隔音设备,只能儘量在周遭安静的情况下录音。”盗版者念头是学佛也是好事有一次,长年身居幕后的黄慧音到中国公干,负责载送她的外国友人就在车上播放她演绎的《梵文心经》,但车上似乎没人知道,原来作者就是坐在身后的她。此外,在一些寺庙、道场和佛教精品店也会常常听到黄慧音的歌曲,事实上,黄慧音在中国大陆并没有代理商。但因为网络发达的关係,使得她的作品在中国流传甚广。作品传到西方得到鼓舞对于网上流传自己製作的佛曲,她感到很开心。虽然也有人建议她让律师追究版权事宜,但她认为这可以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佛曲,所以迄今并没有听从这项建议。“我是凡人,有时也会觉得不公平。但若一心要追究,那就会起烦恼心而干扰清净修行。如果盗录者的念头是学佛,这是好事。无形中这种喜捨,也是福德。”还有一次,有个来自美国加州的某禅修中心要向她购买佛曲的数码曲目,但由于黄慧音没有在网上售卖,不计较的她就直接将数码曲目免费传给对方。结果,得到的回馈是感恩。“作品能传达到西方,让我的音乐得到更大的鼓舞。”她说,这种喜悦,是无价的。/副刊‧报道:王康玮‧2014.06.11
上一篇: 下一篇: